网络彩票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理论研究

探讨 | 当事人可否在仲裁程序中提出行为保全?

2019-10-11 09:59

行为保全一般出现在侵权案件中,仲裁只处理民商事合同纠纷,一般不涉及此。

如果确有个案涉及行为保全,小编认为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原则上是可以类比适用其他保全措施,法律不可避免的存在滞后性,不能太过机械死板。

 保全在仲裁程序中的现状

保全在当下的民事诉讼程序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对于证据存留、澄清案件事实、确保判决目的最终实现起着重要作用。关于保全的类型,我国现行保全制度下一般分为三种类型:财产保全、证据保全和行为保全。

其中财产保全和证据保全都较为普遍,《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民诉法》)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以下简称《仲裁法》)也都有相关规定与衔接措施,本文不再赘述。

行为保全作为一项新的保全类型,受到了广泛关注。当事人通过行为保全可以防止诉前和诉中损失扩大,将对方的行为危害控制到最低。当然,不可避免的,行为保全对当事人的利益影响较大。

所以,一方面,行为保全必须提供担保;另一方面,人民法院在确定其适用条件时也较为严格,以防行为保全措施被滥用给被申请人造成损害。

而当事人在仲裁中是否可以提出行为保全的申请,对此,《民诉法》《仲裁法》并无明确规定。《民诉法》第一百条关于诉讼中行为保全的规定是否适用于仲裁,仍不明确。

当事人能否在仲裁程序中提出行为保全?

仲裁机构在收到当事人的行为保全申请时应当如何处置?

 未明确规定适用的行为保全

《民诉法》中关于行为保全的规定是2013年新增内容,《仲裁法》于199591日起施行,虽经20092017年两次修订,但整体并未大改,所以绝大多数仲裁委员会的仲裁规则对于保全的类型仍然只规定了财产保全和证据保全。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条:

人民法院对于可能因当事人一方的行为或者其他原因,使判决难以执行或者造成当事人其他损害的案件,根据对方当事人的申请,可以裁定对其财产进行保全、责令其作出一定行为或者禁止其作出一定行为;当事人没有提出申请的,人民法院在必要时也可以裁定采取保全措施。

人民法院采取保全措施,可以责令申请人提供担保,申请人不提供担保的,裁定驳回申请。

人民法院接受申请后,对情况紧急的,必须在四十八小时内作出裁定;裁定采取保全措施的,应当立即开始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二十八条:

一方当事人因另一方当事人的行为或其他原因,可能使裁决不能执行或难以执行的,可以申请财产保全。

当事人申请财产保全的,仲裁委员会应当将当事人的申请依照民事诉法的有关规定提交人民法院。

申请错误的,申请人应当赔偿被申请人因财产保全所遭受的损失。

《中国广州仲裁委仲裁规则》第二十六条:

 一方当事人因另一方当事人的行为或者其他原因可能使裁决不能执行或者难以执行的,可以申请财产保全。

在证据可能灭失或者以后难以取得的情况下,当事人可以申请证据保全。

综合来看,《仲裁法》第二十八条、《民诉法》第一百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财产保全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分别就仲裁中财产保全进行了规定;

《民诉法》第八十一条第二款、《仲裁法》第四十六条及第六十八条分别就仲裁中证据保全进行了规定。

因此,现行法律法体系唯独对仲裁中行为保全的规定不够明确。

在此种情况下,除证据保全外,所做的保全一般限定于财产保全。所以仲裁机构转给法院的一般都是“财产保全”,但如果当事人想要在法律没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申请“行为保全”,一来仲裁机构有可能不予受理转递,二来即便转递,相关法院也很有可能不批准。

那在现行法律欠缺对仲裁中行为保全制度进行规定的情况下,仲裁机构与法院该如何处理仲裁中的行为保全申请?

 有关仲裁程序中行为保全的案例

武汉绿野香笋菜食品有限公司与武汉维尔福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仲裁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

来源:裁判文书网

审理法院: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号:(2014)鄂武汉中立保字第00095

案情简介:

提请人武汉仲裁委员会在受理仲裁申请人武汉绿野香笋菜食品有限公司(简称“绿野香公司”)与被申请人武汉维尔福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维尔福公司”)因20131023日签订的《蔬菜种苗加工合同》争议仲裁一案后,根据申请人绿野香公司请求证据保全的申请,于2014325日提请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审查是否采取证据保全措施。

申请人绿野香公司的保全请求事项为:请求人民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的规定,在证据可能灭失或者以后难以取得的情况下,保全被申请人处140万株X苗,保全证据时间为60天。

申请人绿野香公司请求保全的理由为:双方签订的《蔬菜种苗加工合同》中约定,申请人的X苗育种技术已申报专利,未经申请人的授权,被申请人无权用此方法为他人育苗,更不能私自将申请人的种苗再次繁殖流向市场。但被申请人违反约定私自将受托繁育的100万株X尖苗全部剪掉心叶茎再次繁殖140万株,如被申请人将该140万株X苗对外销售,将给申请人带来不能挽回的损失。

法院观点:

法院认为,申请人绿野香公司请求裁定被申请人不得对外销售再次繁殖的140万株X苗并保存60天的请求,应属于仲裁程序中的行为保全,而非仲裁程序中的证据保全。《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简称专利法)第六十六条第一款规定,专利权人或者利害关系人有证据证明他人正在实施或者即将实施侵犯专利权的行为,如不及时制止将会使其合法权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的,可以在起诉前向人民法院申请采取责令停止有关行为的措施。

经审查,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签订的《蔬菜种苗加工合同》所指育苗技术的名称为“X藤过冬育种苗方法”,专利申请号为20131XXX6.5,但该专利申请系案外人姚建成所提出,目前仍处于国家知识产权局实质审查阶段,尚未获得专利授权。因此,在涉案育苗技术方法尚未获得专利授权的情况下,申请人绿野香公司无权依据专利法的规定请求人民法院采取禁令等保全措施。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条第一款规定,人民法院对于可能因当事人一方的行为或者其他原因,使判决难以执行或者造成当事人其他损害的案件,根据对方当事人的申请,可以裁定对其财产进行保全、责令其作出一定行为或者禁止其作出一定行为;当事人没有提出申请的,人民法院在必要时也可以裁定采取保全措施。

对于民事诉讼或仲裁中的行为保全而言,一般应符合两个适用条件,一是适用于金钱请求以外的请求权,二是适用于可能因当事人一方的行为或者其他原因,使判决难以执行或者造成当事人其他损害。由于行为保全对当事人的利益影响较大,人民法院在确定其适用条件时,除要保证该制度的及时性和快捷性外,还需要结合案件具体情况予以从严审查,以防止行为保全措施被滥用。

就本案而言,是否采取行为保全措施,除要考虑不采取行为保全措施给申请人的影响外,还要考虑到采取保全措施对被申请人造成的影响,以维护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之间的利益平衡。

申请人绿野香公司请求保全的被申请人处繁育的140万株X苗属于正处于生长阶段的经济作物,如人民法院裁定查封该批X苗并要求60天内不得处置或对外销售,将不可避免的造成该批X苗价值的丧失,进而对被申请人的财产利益造成损害。相反,申请人绿野香公司已就被申请人违约私自繁殖140万株X苗的事实向湖北省武汉市江天公证处申请了保全证据公证,公证处也已就上述取证过程出具了(2014)鄂江天内证字第3983号公证书。

因此,即使被申请人违约对外销售其私自培育的X苗,申请人绿野香公司也可以依据《蔬菜种苗加工合同》中有关被申请人不得私自将申请人交付的种苗再次繁殖并流向市场,否则将按每株2.8元的标准赔偿申请人的约定,向被申请人主张违约责任。同时,本案《蔬菜种苗加工合同》所指的有关X苗育种技术的发明专利申请已经公布,不存在因不采取保全措施将使有关育种技术公开的问题。

因此,本案中不存在不采取行为保全措施将使仲裁裁决难以执行或者造成其他损害的情形。

综上,申请人绿野香公司的保全申请,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不予准许。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条第一款、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四)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申请人武汉绿野香笋菜食品有限公司的保全申请。

申请人武汉绿野香笋菜食品有限公司预缴的保全费人民币500元予以退还。

 案例分析,原则上类比适用

上述案例具有一定特殊性,当事人在仲裁过程中提出的是证据保全,武汉仲裁委把该证据保全申请转递给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而该法院是在认定申请人实际上是在申请仲裁中行为保全后,依据《民诉法》第一百条第一款有关诉讼中行为保全的规定进行了裁判。

换句话说,武汉市中院并未接受过从仲裁机构转递的行为保全申请,而且该院也未表明其是参照适用诉讼中行为保全的规定进行裁判,亦或是对《民诉法》第一百条第一款“使判决难以执行”中“判决”二字进行了扩张解释,以使其包含“裁决”的情形。

即便如此,小编依然认为该案例具备示范效应。武汉市中院的裁定书中明确了民事诉讼或仲裁中行为保全的两个适用条件,一是适用于金钱请求以外的请求权,二是适用于可能因当事人一方的行为或者其他原因,使判决难以执行或者造成当事人其他损害。

虽然法律没有明确规定仲裁程序中可以进行行为保全,但根据武汉市中院的裁判是有一定借鉴意义的。

返回顶部